首  页 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气候焦点  业务服务  科研进展  学术交流  下载园地  公告通知 技术合作  English
专家访谈
 

专家访谈

专访英国外交大臣气候变化特使艾士诚

[日期:2011-07-04]  [新闻来源:财新网]  [作者:崔筝 龙周园]

  嘉宾:英国外交大臣气候变化特使 艾士诚(John Ashton)

 

  近年来,在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,世界各国在谈判桌前,或是寻求共识,或是达成妥协;在谈判桌下,也各自做着艰难的调整,或是摈弃耗能产业,或是开拓新能源。远在欧洲的英国,在可再生能源以及核电政策上有何新动向?2011年的南非德班气候谈判前景如何,能否打破僵局?

  

  记者:

 

  英国最近宣布削减对太阳能产业的补贴,这意味着什么?英国的清洁能源政策在卡梅伦首相的执政下,会否有所改变?

  

  艾士诚:

 

  现任政府的决心比以往更加强烈。我们很清楚,在未来的20年,要有效地建立起碳中和的能源系统。我们希望达到的目标是,到2030年,所有的电力实现碳中和。现在的问题就是,我们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实施怎样的政策组合。

 

  对于太阳能补助的具体问题,是整个图景中非常小的一部分,这是一个实验性的政策。我们也并不寄望于立即收到效果。设计太阳能补助政策时,我们希望能够鼓励家庭用户在小型建筑上使用太阳能,例如在学校、小规模工业设施,鼓励他们在屋顶上装太阳能电池板。

 

  但这项政策设计出来后,同样为大型企业提供了机会。他们在露天,例如空地、乡村等处大规模设立太阳能电池板。我们发现,几乎所有可用的资金都流向了那些大型装置,而不是原政策所设想的那样,帮助家庭住户和小型装置。

 

  所以说,这只是政策的一种调整,而不是改变整个方向。这只是大图景的一小部分,我们正准备对电力监管部门进行非常彻底的改组,这将是该部门在上个时代以来,所经历的最大变革。我们将实施一系列的激励政策以吸引投资,在保证点亮电灯(这是电力系统首先要做的事情)的同时,也加速向低碳方向转型。

 

  关于目前我们所追求的目标,我会给你提供一些感性认识。从欧洲标准来说,我们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比例很小,大概只有4%,但我们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达到30%,在10年内达到33%、34%,这将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转变。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将依靠风能来实现,岸上风能,尤其是海上风电。英国拥有非常好的自然优势,在苏格兰西北海岸和北海海域,有着世界上最好的风力资源。

  

  记者:

 

  日前德国宣布将在2020年之前放弃核电,本周国际原子能关于核安全的会议正在进行,英国表示没有必要削减核电发展计划,您如何看待?

  

  艾士诚:

 

  首先,不同国家采取不同的技术是自己的选择,我并不认为哪个国家可以告诉他国应该用什么技术。我想我们的共同利益在于,如何才能摆脱现有的高碳能源体系,而转向低碳,最终达到一个碳中和的体系。不同的国家会采用不同的能源技术组合。在英国,核能发电非常重要,超过20%的电力来自核能,然而一部分核电站的生命周期即将结束。所以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,是否需要在核能上进行新一轮投资。

 

  我们很清楚,我们将非常欢迎安全的核能投资,然而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提供补助,我们不想为了使投资者更倾向于投资核能,而不是其他类型的发电设施,而扭曲市场机制。所以最终,私人投资者将会决定他们要投资什么。

 

  我还想要说,我对于日本民众深表同情。他们需要应对地震、海啸,以及福岛事故对能源系统的毁坏等一系列灾难。虽然我们需要一段时间,才能完全认清福岛事故的后果,同样的,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应对方式。

 

  就像你说的,正如拥有核电的许多国家一样,我们组织核安全专家开展了紧急调查,研究我们的核电站在发生在福岛的情况下,会有何种后果。目前的一个基本结论是,我们不需要做出巨大的改变,如放弃一切核电建设。虽然调查还在进行中,我也不认为将来会得出差别很大的结论。

 

  我想要指出的另一点是,现在,世界的第三大经济体,即日本,以及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,两国都已经决定,将加速发展可再生能源系统和提高能源效率。我认为他们的选择对全球来说有重要意义。他们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很大,这会帮助我们降低选择这些能源的成本,这一点我非常欢迎。

  

  记者:

 

  对于今年的德班气候谈判,您认为最好和最坏的结果是什么,突破僵局的关键是什么?

  

  艾士诚:

 

  这是一场非常复杂的谈判,如我们平时所进行的谈判一样复杂。我认为仅仅盯着每个年度会议的得失是很危险的,要形成我们需要的框架体系仍需要很多年。我认为,最基本的问题是,我们能否给投资者提供清晰而肯定的框架,就是我们会达到计划的目标,将气温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。

 

  而做到这些,最基本的问题是,我们能否建立起一个具有法律约束的框架,以及受法律约束的任务承诺,这需要在几个周期内酝酿而成。所以,这并不意味着各方都需要在每个周期内做出同样的承诺。

 

  对于德班会议,我希望能够前进一步。在我看来,哥本哈根会议上出现了一些倒退,但就好像一辆自行车,在哥本哈根摔倒了,在坎昆会议时,我们成功地将它扶了起来。而现在,在德班,我们需要使其继续向前行驶,并不是说我们能够一下子到达终点,这是我的看法。当然,我们也要避免这辆自行车再次摔倒。

 

版权所有 © 国家气候中心 (NCC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