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 页 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气候焦点  业务服务  科研进展  学术交流  下载园地  公告通知 技术合作  English
专家访谈
 

专家访谈

中国气象报:【科研领军人】李维京:跟着需求走 静心作研究

[日期:2014-04-02]

 中国气象报记者徐文彬 2014年04月01日  

    “我觉得自己离领军人差得还很远,真正的领军人应该是更加年轻的优秀科学家。” 国家气候中心总工程师李维京笑着说。

  国之所需,民之所求。在长期从事气候预测、气候变化、东亚季风、气候模式与数值模拟、动力延伸预报的理论与方法等方面的研究中,李维京建立了我国月动力延伸集合预报业务系统,该系统也是目前月气候预测主要参考方法之一。

  李维京始终认为,只有把国家的需求作为自己选择的方向,才能得到最大的发展:“如果从事国家需要的工作,那意义是很了不起的。”

  气候研究领域的带头人

  1990年,李维京博士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气象局,在国家气象中心长期科从事长期天气预报工作。“当时国内人才还比较匮乏,不少同学毕业后都选择了出国。”李维京说,“我为什么留下来呢,就是觉得在国内工作更能发挥自己的专长。”他经常说,把个人兴趣和国家需求结合起来,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。

  1998年那年,李维京担任国家气候中心的主班预报员。在4月的汛期天气预测会商中,考虑到预报指标信号比较异常,以他为首的整个预报团队作出了长江流域降水异常偏多的预报。国务院高度重视这份预报结论,并提前部署了防汛工作。那年长江流域的灾情牵动全国,也让李维京深感自己承担的重任:“这么严重的灾情,如果没有提前预报的话,防汛物资是不可能及时运到灾区的。”由于成功预测了1998年长江流域夏季洪涝,李维京被国家防总、人事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评为全国抗洪模范,同时被科学技术部评为“1998年全国科技界抗洪救灾先进个人”。

  然而,比起成功的预报,不成功的案例他却记得更为清楚。他说,对错误的反思和重新认识,对探索规律更为重要。“1983年、1991年、1997年、1999年和2003年,这些都是我们没有预报正确的年份——不用去本子上查,我把它们一个一个都记在心里。”对于这些预报偏差较大的年份,李维京记忆犹新,“1983年出现了上世纪最强的一次厄尔尼诺事件。那时候我们对厄尔尼诺事件对中国影响的认识是完全相反的。我们认为长江流域会少雨,但实际是多雨的。吸取了1983年的经验后,当1998年出现厄尔尼诺现象时,我们作出了长江流域多雨的准确预报,发挥了关键作用。1999年是拉尼娜年,与1998年的情况正好相反,所以我们认为长江流域应该少雨。实事上,长江中下游降水依旧很多,这使我们意识到,在拉尼娜年长江流域不一定会少雨。这种外强迫的影响是非对称的。2003年是厄尔尼诺年,我们预测长江流域多雨,但是淮河却出现了大水。经研究,我们认识到,过去的厄尔尼诺事件发生在东太平洋,叫‘东部型’;但2003年厄尔尼诺事件发生在太平洋中部,是‘中部型’。两种类型的事件对中国的影响很不一样。”

  “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,这就是科研的过程,也是科研的乐趣所在。”他说,目前全球变暖导致的积雪减少,局部地区海温升高等下垫面的改变,使得影响我国气候的因子也发生了变化,有些因子的影响关系也发生了变化,这对我国的气候预测提出了新的挑战。李维京在2013年申请了973项目“全球变暖背景下我国南方旱涝机理影响与对策的研究”,计划在5年内带领团队完成相关研究。“出现了新的现象,如果仍沿用老经验去判断,那很可能会失败。我们要发现新变化、找出新规律,这样才能做好预报。”已近退休年龄的他,仍对事业充满激情。

  无求无惑的科研态度

  “无求无惑”是李维京从多位老师身上继承的科研态度。他总是说,做科研不要有太多的要求,也不能有太强的个人目的性,不然很难做出成果。“如果什么事情都计较个人得失,将一事无成;只有超越个人得失,超越自我,达到无所求的境界,才是科学家一生的追求。”李维京说。

  保持谦虚与真诚,是李维京对待亲人、朋友、同事的一贯要求,对待事业也是如此。他总是说,对事业不能索取太多,只要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,自然会得到相应的回报。

  目前我们的科学水平很大程度得益于交叉学科的发展,因此现在的科研工作需要数学、物理、计算机等多方面的知识,很难凭借一个人“单打独斗”取得成果,这就要求学科带头人有非常好的团队精神。优秀的科学家在带领团队进行研究的时候,更要抱着无所求的态度,抛弃个人杂念,才能带好团队、专心科研。“现在没有哪一个人能够离开团队单独成为顶尖的气象学家。”李维京强调,“一个人单枪匹马做不成大事情,这就要求科学家具有良好的科学道德。”

  李维京认为,人生真正唯一满足的就是从事一项伟大的工作,而取得成功的前提必然是热爱所从事的事业。对于他来说,工作的责任感不仅激发了他的兴趣,更让他找到了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。“我对工作的兴趣也不是一下子就建立起来的,而是在工作中慢慢形成的。当慢慢体会到这项工作的价值和意义时,你自然就会热爱它。”李维京说。

  每周,李维京会专门把学生叫在一起,讨论本周的收获和研究动态。他对自己和学生,都要求养成天天看文献的习惯,并称之为“打基础”。对于学习的意义,李维京认为,了解自己研究领域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是进行研究的前提。“如果你研究的是别人已经研究过的问题,那你的努力就没有了价值。”李维京经常这样对学生说。

 

 

 

 

版权所有 © 国家气候中心 (NCC)